• ?
    聯系我們

    廣東聯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

    業務咨詢:400-899-0990

    技術服務:400-899-0899

    咨詢熱線

    公司前臺:0756-2119588

    售前咨詢:0756-2119558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區興華路212號能源大廈二樓

    社會新聞
    當前位置 > 首頁 > 社會新聞

    "獻身"大猩猩的美女科學家:憑一腔熱血讓青春無悔

    類別:社會新聞發布人:聯迪發布時間:2017-11-01

    珍·古道爾幾乎憑著一己之力改變了人類對黑猩猩的認知,公開的影像資料讓人們有機會對這位英國女科學家的研究生涯有更多了解——從困頓到突破,從默默無聞到全球知名,以及鮮為外人所知的她同攝影師的世外戀情。

    (珍不喜歡被拍照,她早期的野外研究歲月并無太多影像留存。不過為了給工作募集支持,珍有時也會配合拍照。圖:GETTY IMAGES)

    "對于那些已經兩次聽聞這個故事的人,請原諒我,"在2015年的一次演講中,珍·古道爾告訴她的觀眾。不過有時她也會指出“故事再聽一遍也不錯”。即便沒有專門研究,普通人還是能對珍的人生故事有所耳聞。報紙、廣播或其他媒體已經將她的傳奇故事講述了無數遍:一位年輕的英國女子只身在非洲研究大猩猩,并憑一己之力革新了靈長類學科。這一切究竟是如何發生的,一個對動物空有熱情卻毫無正式背景的女性是如何在男性主導的科學界和媒體上獲得一席之地,并取得豐碩成就,乃至最后成為野生動物?;ぴ碩琶瀾緄拇勻四??下面我們來一探究竟。

    (1960年代,國家地理雜志委派電影攝影師雨果·范·拉維克前往位于坦桑尼亞的貢貝溪野生動物?;で納愫諦尚?,順帶著請他拍攝一下珍的生活片段。編輯部認為年輕女子與猩猩嬉戲、溪邊洗發這樣的畫面更能吸引觀眾的興趣。雨果和珍兩人都不喜歡這樣的輕浮鏡頭,不過為了爭取資金支持,還是滿足了這些要求。圖:HUGO VAN LAWICK)

    1965年,名為《古道爾女士和野生黑猩猩》的紀錄片讓珍為世人熟知,很難相信多年來她本人卻并未看過這部影片。直到今年《國家地理》對她進行采訪時,她才同來訪者一起看完了影片。影片中28歲的她風華正茂,而今她已是83歲的老人。

    “要是能再回到那個年紀該多有趣?!閉湮⑿ψ潘?。屏幕上,青年珍正在穿越貢貝溪野生動物?;で拿芰?,腳穿高幫帆布鞋和卡其色短褲,標志性的金色長發在腦后扎成馬尾??瓷先ニ坪跏竊謐鎏鏌暗韃?,不過珍回憶當時她是復現剛到叢林時的情景,好讓攝影師拍攝。最初的野外研究經歷既有孤獨也有令人振奮的新發現,可惜并無影像留存。

    珍回憶,國家地理雜志專門給了兩人一份必拍鏡頭清單,包括“珍在小船上”、“珍使用望遠鏡觀測”以及“珍查看地圖”等等。1965年12月22日影片在美國CBS電視臺放映時,大約2500萬北美觀眾觀看,即使在今日這也是相當不錯的收視率。

    媒體報道為珍帶來了國際聲譽,同時也標志著她在靈長類動物研究上的傳奇事業正式開始。在影片中,珍一人兼任實地調研的學者和講解員兩個角色,她上鏡的秀美形象也為影片加分不少。一個美麗動人的白人女子在非洲叢林里搞科學研究,在當時那個女性還不被鼓勵從事科研對時代相當具有話題性。

    在那之后,珍完成了劍橋大學的博士學位,寫了幾十本書,指導后輩科學家工作,推動發展中世界的野生動物?;?,還在世界各地建立黑猩猩?;で?。今天,珍·古道爾研究會倡立的“根與芽”項目在全球近百個國家開展工作,向青少年宣傳環境和動物?;?。盡管年過80,珍每年仍有300多天的時間是在旅途中度過,游說政府部門、訪問學校以及發表演講。

    以珍為主題拍攝的電影有40多部,珍所發表的電視演講更是不計其數。由美國國家地理雜志拍攝的一部紀錄片于近期上映。影片由布萊特·摩根指導,著名作曲家菲利普·格拉斯配樂,兩個小時的影片中使用大量此前從未公開的影像資料講述珍令人敬佩的一生。

    (由美國國家地理雜志拍攝的一部紀錄片于近期上映,影片使用大量此前從未公開的影像資料講述珍令人敬佩的一生。圖為影片海報,年輕時的珍美麗動人。)

    1962年雨果為珍拍攝了大量素材,除了當年被剪進紀錄片的部分之外,另外尚有一些未使用的鏡頭被封存起來。2015年,這批被遺忘的膠卷在賓夕法尼亞的一個地下倉庫被找到,人們驚奇地從中發現一些當初被忽視但以今日眼光來看不失價值的畫面。當規定的鏡頭拍攝完畢,珍放下了學者的嚴肅,對鏡頭后的雨果——她的攝影師同時也是導演——展露自己的另一面。在匆匆幾個畫面里,人們看到了充滿愛意的凝視。

    (攝影師成了被拍攝的對象:雨果爬到樹上,正在享受一只雪茄。雨果是個完美主義者,會因為光照和曝光等細節而拒絕拍攝一些難得一見的猩猩活動,這常讓珍感到沮喪。不過他也會用一些創造性的想法來彌補野外條件的不足,比如在地上鋪沙子以增加發射。后來珍自己有了一部8mm相機,可以隨心所欲拍自己想要的畫面。圖:JANE GOODALL INSTITUTE)

    兩人共同拍攝的資料從一個親密的角度為我們呈現了整個故事:在來非洲之前,珍對這片大陸的知識僅來自于人猿泰山的傳說和《怪醫杜立德》書籍,而今真的置身熱帶叢林,在適應現實和幻想的反差之外,這位科學新人用自己的發現向人類對黑猩猩的固有偏見發起挑戰。

    在貢貝,珍遇到了各種自然威脅的挑戰:瘧疾、寄生蟲、蛇還有暴風雨。除了應對自然的挑戰,與外界社會打交道更需要精明的策略和靈活的手段。學術生涯初期,珍需要向一個男性主導的科學機構據爭取爭取被認真對待的權利,媒體的宣傳往往雜以事先安排的劇本和美化。此外也有男士表示愿意成為她的伙伴或贊助人,但好意之外往往夾雜著控制、私利或別的她不想要的關系。

    總的來看,珍應對這些事情的理念始終如一:她忍受輕侮冒犯,適應對方的要求,忍受愚蠢,必要時做出犧牲——只要這些付出能對她的工作提供助益。

    珍在英國長大,自童年時代開始,她就對動物深深著迷,并夢想能到非洲與動物一起工作。遺憾的是,她的家人沒有送她上大學,她只能去秘書專科學校就讀。她先是在牛津工作,后來在倫敦一個紀錄片公司就職。在1956年夏天,珍回到故鄉,靠在餐廳打工積攢前往肯尼亞的路費。

    到達內羅畢之后,她毛遂自薦請求與古人類學家路易斯·李奇(Louis S. B. Leakey)見面。李奇研究的領域是人類起源,不過他對大猩猩也有興趣。李奇對眼前這位英國小姐很滿意,當場聘請她為自己的秘書,并從后者身上看到成長為一名科學家的潛質。李奇一邊為田野研究籌資,一邊安排珍對靈長類動物進行學習。

    首次見面數月之后的一天,導師告訴他的女學生,自己愛上了她。

    (珍和雨果日久生情,兩人結婚之后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在進行野外拍攝時,會專門架上一臺攝影機記錄兩人之間的互動。兩人算得上是第一對錄制野外真人秀的情侶。)

    珍在給友人的信中寫道,李奇的表白讓她震驚。李奇比她年長30歲,而且已有家室。在明確表示拒絕的數月之后,珍仍會收到李奇寄來的情書。

    數年后,李奇家族傳記作者就此事采訪珍。珍坦言最初她還擔心拒絕表白是否會影響到自己對黑猩猩的學習,但事實證明李奇對她的支持從未收回或改變。1960年夏天,珍在坦噶尼喀湖附近的貢貝溪野生動物?;で罱ㄆ鵒擻?,李奇籌集了足夠支撐她6個月的資助。由于政府官員不允許一位女性單獨呆在?;で?,珍的母親萬涅·莫里斯-古道爾搬來和女兒同住。

    從一開始,珍遵照著自己的本能開展研究。由于并不知道業界時行的用數字給所觀察動物編號的慣例,她給猩猩們起了各式各樣的名字:“菲菲”、“芙洛”、“麥克格雷格先生”、“灰胡子大衛”。在她的觀察筆記中,猩猩像人一樣有各自獨特的個性與氣質——比如“麥格斯夫人”會為夜晚鋪設樹上的安樂窩,珍描寫這只猩猩“正如人類試賓館床墊的彈簧一樣去試樹枝的彈性”。

    珍會在行走過程中用望遠鏡搜尋動物身影,然后慢慢靠近,獲得猩猩的信任之后才方便在近處觀察。轉眼考察期限只剩最后一個月,珍覺得她還沒有得出什么足夠重大的發現,足以不辜負李奇對她的信任。

    就在觀察臨近尾聲之際,珍做出的三項發現不僅讓導師引以為豪,還改變了整個學科的面貌。

    在第一個發現中,珍觀察到一只黑猩猩在咬一只小動物的尸體,這證明“猿不食肉”的俗念是錯誤的。由于這只黑猩猩長著標志性的灰色山羊胡,珍給它命名為灰胡子大衛。這次意外發現之后,大衛更是引領著珍,為她打開進入貢貝黑猩猩隱秘世界的大門。

    (圖:COURTESY JANE GOODALL)

    (在早期的觀察歲月中,珍在白天用文字和簡圖做速記,晚上在燈光下用打字機謄寫。圖6中即是猩猩“灰胡子大衛”,它是第一只到營地拜訪珍的猩猩,并允許珍撫摸它。有時候大衛會帶伙伴一起前來,搜尋香蕉或布品。猩猩們對抹布和圍裙情有獨鐘,喜歡嗅上面的味道。圖片中大衛在探索珍的收納盒。圖:COURTESY JANE GOODALL)

    兩周內,珍再次對大衛進行觀察,這次的收獲堪稱意義重大。大衛蹲在一個白蟻堆旁邊,用手拿著一根干草戳入蟻穴。當干草被拉出來時,上面爬滿了白蟻,大衛將螞蟻放入口中,吃得津津有味。另一次,珍看到它拿起一根樹枝做釣具,還懂得事先捋掉枝上的葉子?;液喲笪老蛉死嗾故玖誦尚剎喚齷崾褂霉ぞ叨一夠嶂圃旃ぞ摺飼罷獗蝗銜僑死嗟淖ǔ?。

    珍向李奇轉告這一發現,對方回應:

    “現在我們必須重新定義工具和人類了,否則就得承認猩猩也是人?!?

    在這一發現之后,國家地理雜志給珍提供了一筆經費,供她做進一步的觀察。

    (圖:JASON TREAT, NGM STAFF; MEG ROOSEVELT ART: JOE MCKENDRY? TRANSLATED:HORMOS BROWN SOURCES: JANE GOODALL INSTITUTE; 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當珍開始發表自己的田野調查時,學界給她的反饋更多的是質疑。畢竟,她沒有受過任何正經的科學訓練,除了一張秘書資格證以外也沒有其他文憑。

    1962年春天,珍在倫敦動物學會舉辦的靈長類動物專題研討會上發表演講,給臺下聽眾留下深刻印象,其中就包括動物學家兼科普作家戴斯蒙德·莫里斯。伴隨著贊揚而來的也有嘲諷。一位協會官員對她的工作評價刻薄,稱只是些“趣聞和猜測”,對科學沒有真正的貢獻。美聯社在報道中寫道:“今天,一個與猴子相處的時間比同異性相處的時間還多的金發女郎講述了她如何在叢林中生活15個月,觀察猿的習性?!?

    (圖片中,珍坐在她和雨果兩人新搭建的投食點中觀察樹上的猩猩。他們最初將投食點設置在營房旁邊,以方便近距離觀察和拍攝。隨著猩猩們為了獲得香蕉顯露出侵略性,兩人不得不將投食點改在更遠的山丘上。)

    眼見為實,影像資料是回擊這些質疑的最好方式。但珍卻拒絕國家地理學會派遣攝影師的安排,她擔心一個陌生人的加入會破壞她好不容易同猩猩建立起來的關系。她花了數月的時間進入可拍攝范圍,“我想自己來拍照片——至少試一試?!彼詬依锏男胖姓庋吹?。

    國家地理學會給她寄了一部相機和若干膠卷,附帶一份簡易的操作指南。珍做了勇敢的嘗試。但由于拍攝對象總是隱藏在陰影之中,她拍出的照片達不到雜志編輯的選用標準。雜志社再次提議派遣專業攝影師過去,第二次請求同樣遭到珍拒絕。珍想起自己的妹妹朱迪有攝影經驗,兩人無論是外貌還是聲音都很相似,或許一對姐妹花不會對猩猩造成太多干擾?珍提議由妹妹朱迪來做拍攝任務。

    路易斯·李奇為朱迪報銷旅途費用,希望通過轉賣照片的首發權來支付費用。遺憾的是,朱迪拍出的照片也沒能讓編輯滿意。

    國家地理雜志非常希望珍能寫一篇文章描述她的工作——而那些動物的照片是必不可少的。珍也知道,如果她的工作上不了雜志,那么來自國家地理學會的資助也會受到影響。

    在導師李奇的幫助下,珍得以進入劍橋讀博士。歷史上只有極少數人在沒有本科學位的情況下被劍橋接受為博士生,珍便是其中之一。野外研究離不開資金支持,于是李奇又牽線搭橋拉來了國家地理的資助。

    一開始國家地理學會是拒絕的,理由是“這位女士……不夠資格,她連一所大學的學位都沒有”。憤怒的李奇當場列出珍所做出的成就回懟。最終國家地理學會同意提供資助,但作為交易的一部分,珍也同意學會派遣專業攝影師到貢貝。在李奇的力薦之下,雨果·范·拉維克成為受聘人選。

    (圖為珍向一只幼年黑猩猩展示成年黑猩猩的照片。在雨果就地搭建暗房之前,他都是將底片運送到華盛頓總部進行沖洗,幾周之后才能收到有關曝光或主題的反饋意見。)

    雨果此前有過自然歷史方面的攝影經驗,不過前往貢貝與珍一起工作堪稱其職業生涯的關鍵轉折。聽說“雨果是一流的攝影師,尤其擅長動物題材——這件事太好了?!閉湓謨肱笥訓耐ㄐ胖斜硎咀約憾孕祿鋨櫚鈉詿?。

    多年以后,珍在2015年接受采訪時稱,她認定路易斯推薦雨果是有意做媒?!昂廖摶晌?,他也承認了這點?!焙罄戳餃斯蝗站蒙?,共入婚姻殿堂并育有一子。但最后兩人關系以分手收場,珍認為雨果對她的愛有自私的成分。

    雨果在1962年抵達貢貝。雨果煙癮很大,而珍討厭這個嗜好。除此之外,他們還算合拍:兩位都是熱心的野生動物觀察員,對待工作一絲不茍。珍在給朋友的信中表揚雨果:“我們是個非常幸福的家族。雨果風度翩翩,我倆相處的很好?!?

    最初兩人關注的焦點都在猩猩上,完全沒有拍人的意思。不過國家地理高層強烈要求將珍也拍進畫面中。

    “我知道你不會忘記拍些營地日常生活的畫面——做飯、夜晚燈光下寫報告、沐浴、洗頭發等等之類的事?!?962年,插圖編輯助理羅伯特·吉爾卡在給雨果的信中寫道?!拔掖誘淝巴尚殺;で遣糠終業揭徽耪湎賜返惱掌?,但那張曝光不足,無法復印?!奔ㄇ康?,珍在溪水中洗發的好鏡頭“會很有用”。

    時隔多年之后,珍回看那段年輕時候的自己在溪水中洗頭發的鏡頭,仍感到不舒服。

    “我很生氣他們拍這個?!彼??!拔蟻氬煌ㄎ裁慈嗣怯Ω每次蟻賜販?。我不明白這哪里有趣?!?

    盡管珍不太樂意,國家地理雜志社的編輯們卻對雨果的工作很滿意。他不僅拍下黑猩猩使用工具、建設巢穴和社會等級體系的畫面,還按照吉爾卡的要求,盡本分地拍了珍的特寫。

    雨果的照片配上珍的文字,在1963年8月份的國家地理雜志上發表,標題為“我與野生黑猩猩共度生活:勇敢的英國科學家深入坦桑尼亞大猿之中,揭示這一物種不為人知的行為”。

    這一報道取得巨大成功。國家地理學會會長梅爾維爾·格羅斯維納向珍和雨果支付額外獎賞,稱贊文章“極其出色”。文章開頭是一段對珍大眾形象的簡介。文中一段將她稱作“現代科學意義上的動物學家”——在后文中則是“迷人的英國女子”。

    (“弗林特”是珍到達貢貝之后見到的第一個新生猩猩,成了研究黑猩猩成長的絕佳樣本。起初珍并不避諱同動物進行身體接觸,后來與野外動物發生身體接觸被學界認為并不合適。圖:HUGO VAN LAWICK, NATIONAL GEOGRAPHIC CREATIVE)

    在珍和雨果的共同努力下,貢貝研究站逐漸壯大,兩人產生了制作新影片的想法。新影片可以在電視上播放或巡回放映,國家地理雜志希望還讓珍作為影片主角,并給出了相當具體的“拍攝指導”:

    “有關珍的畫面是重中之重且十分有用,當然你們得擺拍,她用雙筒望遠鏡遠眺、對著猩猩面露笑容、凝視遠方樹林中的猩猩、在本子上匆匆做筆記之類的畫面?!憊業乩淼那前材蕁ずK吭詬旯男胖行吹??!拔業囊饉際悄閿Ω門納?00英尺珍假裝做這些事的膠卷,這樣我們才好將她剪進影片中?!?

    珍對被迫擺姿勢感到惱火,但她很有策略地處理這件事。在寫給國家地理資助委員會的信中,珍寫道:“我當然能理解這對講述‘珍·古道爾’的故事是必要的,我們會盡可能地配合喬安妮?!?

    珍在給母親的信中偷偷透露,若遇到海絲親赴現場監工,兩人事先抓很多外形可怖的蜘蛛和蜈蚣故意放置在海絲帳篷周圍,好讓她盡早走人。

    (圖:JANE GOODALL INSTITUTE)

    (珍用拙稚的速寫和文字記錄,雨果則用膠卷拍攝。最初前往國家地理應聘時,雨果被要求隨便試拍一下?!拔遺牧碩?,而不是人?!庇旯匾?。在雜志編輯的要求之下,雨果前往國家動物園試拍。他拍的一張鵜鶘的照片深得編輯喜歡,最終他們決定派他前往貢貝。圖:COURTESY JANE GOODALL)

    2015年,在接受專欄作家托尼·格博(Tony Gerber)采訪時,珍更達觀地談及當初的“造星做法”。

    珍·古道爾:一位漂亮迷人的年輕姑娘在世外叢林中面對潛在危險的動物。人們喜歡把事情浪漫化,人們把我想象成他們幻想中的傳奇樣子,國家地理也有意促成這件事。

    托尼·格博:許多人會抗拒,說“那不是我”。

    珍·古道爾:在人們看來,那就是我,我對此無能為力。我不可能將自己塑造成其他樣子。這并非不準確,只是人們已經接受了展現給他們的故事版本。

    托尼·格博:是否在某些程度上你也欣然接受了這個形象?美化它?

    珍·古道爾:在某種程度上,我意識到如果人們這么去想,那么他們就會聽我講述,事實也確是如此。這有益于大猩猩?;すぷ?,也有利于我開展其他的事。

    (珍在《我的朋友野生黑猩猩》一書中回憶她初到貢貝第一天的情景,選址扎帳篷,為未來數年的野外研究建立根據地?!拔液芮宄頤媼俸芏嗬?,”她寫道?!巴?,我也知道這一天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之一?!保?

    1963年末,珍告知朋友她和雨果正在熱戀。珍在英國伯恩茅斯萊家過圣誕節時收到一封電報:“你愿意嫁給我嗎?雨果?!彼鷥叢敢?。兩人將婚期定在3月28日,就在這一天的一個月前,珍在美國發表了她的第一場公開演講。

    美國華盛頓DAR憲政廳可容納3700名觀眾,初次上演講臺的珍有些怯場,但國家地理演講委員會似乎比她更緊張。按照計劃,珍要在影片背景下發表講話。隨著2月28日演講日期臨近,委員會向珍索要演講稿,可珍還沒寫呢。

    為了確保演講能順利進行,喬安妮·海絲團隊約珍來到編輯部,播放起影片排練演講。珍在2015年一次采訪中回憶起當時場景:

    “國家地理的人自然想先聽聽演講效果,不過讓我提前演練要對觀眾講的話實在困難。我當時并不知道這一點。我只知道在剪輯室面對著3名聽眾,這可不是演講!對方慌亂耳語‘我們要不要取消這個?這將是場災難!我們真的能將國家地理同這個年輕姑娘放在一起么?她甚至連自己要說什么都不知道?!儀宄雷約閡凳裁?,只是我不會在逼仄的剪輯室內對著三人完整演講?!?

    在憲政廳正式的演講中,珍就她在科學上的發現作了報告,稱之為“超越我最大膽奢望的結果”。她回憶起貢貝的美麗和寧靜。同日后在其整個學術生涯所做的一樣,她用擬人的命名描述猩猩們的性格特質。菲菲“敏捷好動”,菲菲的哥哥菲甘“表現出自命不凡的小優越”。一只新生的黑猩猩剛剛學會走路,珍以國家地理某編輯的名字給它命名“吉爾卡”。

    在講到?;ば尚傻謀匾?,避免它們被槍殺或出售給馬戲團時,珍提到灰胡子大衛,正是這只有情意的黑猩猩為珍打開了一系列重大發現的大門。

    “灰胡子大衛……對人類完全信任?!彼怨壑謁??!澳訓牢頤僑垂幾核??我們理應做出行動,?;ぶ遼僖徊糠終庵稚衿嫻?、幾乎與人類無異的生物能夠繼續它們不受干擾的自然生活?!?

    (珍的許多實驗手段前無先例。照片中她向名叫菲菲的幼年猩猩展示仿真玩偶。除此之外,珍還會腦洞奇開地向猩猩展示各種它們原本在野外生活中不可能接觸到的東西,比如雨果刮臉用的鏡子和國家地理雜志。)

    珍的演講大獲成功,這也是她走向公眾人物之路的里程碑,盡管她從未汲汲以求要出名。演講的成功引起了國家地理一位高管的注意,當時這位高管正在策劃一個專題節目,他想將雨果在貢貝拍攝的素材被剪輯成節目,由好萊塢明星奧遜·威爾斯擔任解說,以《古道爾小姐和野生黑猩猩》的名字在黃金時段播出。

    雨果和珍審閱了節目樣片,兩人抱怨其中錯誤之處頗多。威爾斯的解說也存在不科學的地方,在珍的堅持下,部分解說詞被重寫。

    直至今日,珍仍對這個節目不敢茍同。其中一個豹子的鏡頭不是雨果拍的,而是別處來的素材。有的場景實際上不是貢貝,而是在另外一個叫塞倫蓋蒂平原的地方拍的。解說詞里有一句“在經過了兩個月徒勞無果的搜尋之后……”珍反駁:“我從沒有連續兩個月沒見到過一只猩猩。這是十足的謊言?!?

    然而似乎只有雨果和珍對這些細節較真,這個影片在商業上相當成功。兩名當事人希望他們能另外剪一個版本,并擁有更多的創意控制權,但國家地理方面另有想法。他們想以珍和貢貝為主題繼續挖掘,而雨果則可有可無。在他們眼中珍才是明星,雨果只是一個陪襯罷了。

    繼在貢貝的拍片合作之后,對于未來的路,珍和雨果做出了不同的選擇。1967年,雨果和珍迎來兒子雨果·艾瑞克·路易斯·范·拉維克的誕生。這孩子后來以小名Grub為人所知。

    此后簡的工作中心仍然在貢貝,而雨果的主要拍攝場地已經轉移到塞倫蓋蒂平原。兩地相隔超過600公里,兩人開始分居。1974年,珍和雨果選擇離婚。一年之后,珍嫁給了坦桑尼亞政府官員德雷克·布萊瑟森。

    長到8歲時,小Grub與祖母生活在一起,進入伯恩茅斯的學校就讀。1980年,德雷克因癌癥去世,珍的第二段婚姻僅持續5年。在經歷了40多年的攝影生涯之后,雨果在2002年因肺氣腫去世。

    專欄作者托尼·格博前往貢貝拜訪這位傳奇女科學家時,距離珍第一次來到貢貝已經過去了55年。當年她乘一艘獨木舟前來,踏上鵝卵石岸。用心靈之眼,珍看到一切還是當年模樣,從河岸直到高脊山頂:“仿佛是另一個生命,如此久遠了?!?

    (珍認為猩猩把她接納為它們的一員,只是模樣不同罷了。圖片中的猩猩是芙洛的女兒菲菲,正在掀起珍的襯衫?!拔彝耆諶氪粵值納鈧辛??!閉浜罄蔥吹?。圖:GETTY IMAGES)

    如今回過頭看當年為了拍片而故作表演的自己,珍一笑對之。

    在影片中,28歲的自己坐在山頂。時間是富有魔法色彩的黃昏時分,雨果的曝光至臻完美。屏幕上的珍肩披一條毯子,手持錫杯啜飲。

    老年的珍還是會較真。

    “那杯子是空的,我發誓。里面什么也沒有?!?

    ?
    客服1 客服2 188金宝博比分直播
    {ganrao} 福建今晚36选7开奖结果今天 能挣钱的app排行榜 娱网棋牌官方下载大厅 广西快3开奖走势 快乐十分精确公式 极速赛车10选1稳赢 福建体彩票22选5走势图 河北快3 福州麻将游戏规则 浙江体彩20选5走势图2元网 基金资产配置比例 王中王资料 一肖中特管家婆 大连娱网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娱乐棋牌官方网下载 美女麻将手游单机游戏 青海快三号码预测